2017-09-19 sunsontheatre 0Comment

身聲劇場106年度全新製作《春 釘》圓滿成功!感謝大家支持!

DSC_9460_1
春釘劇照
21949777_1190085474430489_2738697680180370179_o

攝影:陳有德

22048076_1190085324430504_1787393820863604361_o

攝影:陳有德

指導單位:文化部
主辦單位:身聲劇場
贊助單位: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、台北市文化局
長期贊助:身聲之友、身聲贊助會員、竹圍工作室

藝術總監、總導演:吳忠良
作品發想與編導:莊惠勻
演出與共同創作:莊惠勻、張偉來、陳姿吟、劉佩芬、Ivan Alberto Flores Moran
舞蹈肢體設計:王永同
音樂設計:Ivan Alberto Flores Moran、劉佩芬
打擊樂設計:陳姿吟
造型視覺、道具設計:張偉來、李樹明
服裝設計:劉婉君
燈光設計:周雅文
舞臺設計:張偉來
票務:洪 瑄
臺前幕後工作人員(依姓氏筆劃順序排列):王郁慈、王欣雅、吳大銘、李玟瑤、李曉柔、余鳳儒、邱富嶸、葉佳瑜
燈光音響器材提供:享達音響有限公司
舞台裝置材料提供:「我的子宮.我的母親大地」- 藝術計畫最終波《回巢》展覽
特別感謝:同黨劇團、動見体劇團、高俊耀

演出日期:2017年09月22-24日
演出地點:竹圍工作室 十二柱空間

身聲劇場九月份全新劇場創作《春釘》劇名取自詩人海子詩篇中的一句─原詩句「我的身體還有拔不出的春天的釘子」為意象,春天,一個甦醒的季節,一切有希望、一切因為潮濕的空氣而腐朽,正如肉體與心靈的間隙。

創作源起於創作者身體疼痛經驗,產生對於表演的焦慮,從限制為起點,透過創作回應生命階段的歷程。作品靈感與中國小說家史鐵生的文學作品相逢,史鐵生二十一歲因病雙腿殘疾,在其後「不得不寫」的文學路上開啟深刻的創作思索,透過病苦靠近真理的餘光。《春釘》作品並非再現作家的小說或代入其生平,而是透過創作者與創作者之間、創作者與作品之間的對話,從殘缺的心靈經驗作為反思與書寫的起點,探索精神與肉體的關係,一種逆行的創造遂展開來。

「人的處境是隔離,人的願望是溝通。」作家如是寫。

拼貼著幾封寄不出去的書信、一千兩百根斷弦的故事、一場破爛者的嘉年華……
在某種定義上,所有的人都是殘疾人。殘疾,即是對一種需要的失去,以及對失去溝通的願望。目的本來空無,透過其作品中隱現的生存意識,在殘缺與創作之間勾勒出一片斑駁的詩意。

《春釘》以身聲劇場擅長的現場音樂與肢體劇場風格,透過多重表演形式相互詰問,包括演奏、戲劇、肢體、視覺意象等多重文本交互指涉,玩味表演者在面對自身限制追尋的歷程,一條「無法言說」、「聽聞不見」乃至「心的追尋不著」的徒勞。


吳忠良

身聲不變。身聲在變。不變的是音樂肢體戲劇的運用,而不同的創作者在變。對我而言,劇場就是臨場的藝術,所有的發生都必須是「現場」,音樂、舞蹈與戲劇各有不同表演型態:音樂引發情感,舞蹈能說出語言無法達到的秘密,戲劇能發現故事。藝術與一個人的關係,如同我常說的:一個人能發出聲音,肢體能表達自己的情緒,都是與生俱來的本能。而因為人性複雜,創作才產生了它不可取代的獨特性。我一直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。這次團員惠勻算是第一次擔綱整場的創作發想,同時帶來很不一樣形式。這也是身聲長期發展出來的運作模式,當然藝術免不了主觀,為了每個創作都能在身聲的美學理念下傳承發展,就需要藝術總監與所有團員一起集體創作。這群老團員相處了五年、十年,不只是時間的累積,而是把表演者的默契凝聚到一定的厚度,透過嚴謹創作過程而發展出來的作品,才對得起觀賞者。《春釘》又是一個打破身聲過去形式也同時延續身聲精神的作品!很感謝所有團員互相的扶持,集體創作是讓我覺得最感動的過程!

 


攝影:陳有德

浮想之一
人生如同繃緊的弦,唯有繃緊,抵達音準,才有優美旋律的可能。
人生是走在琴弦上,走的人如履薄冰,聽的人卻可以聽見一片世界。
老瞎子透過一輩子的琴藝延續生的意志,小瞎子通過愛情去看到世界。
雙腳不能行走的作家史鐵生靠著創作讓他的思想與想像去行走遨遊。
但,目的本來沒有.......

浮想之二
大部份的動物可以感受到牠們疼痛的情緒、或者哀號。但魚在網裡、在鉆板上,你看不
見牠們疼痛,鰓用力翕動著,不管生死,眼睛無法閉上。
魚成為一種生存的隱喻。一面是生,一面是死,在不斷翻身之間,就是活著;在掙扎著
呼吸之間,就是活著。在呼吸之間的就是時間。
魚的生命無足輕重,因為你看不到牠們疼,也聽不到牠們疼。
所有待死的魚撞擊地板發出節奏,每條魚如同一個音符,沈默之處不代表未曾有過旋律。

浮想之三
人的身體就是破銅爛鐵。所有身體組成單位在體內發生作用時,是充滿音樂的。骨頭與
骨頭、關節與關節熱鬧的掙扎、掙扎著歡呼。
我們的身體可以置換成任何零件,隨身攜帶一生、演奏一生,然後最終我們又回到一堆
破銅爛鐵,要卸下它、放下它。

浮想之四
死亡標本與肉體永恆。

浮想之五
就像把弦彈斷,你得把身體一次一次地彈斷。